秘密的人
分类:文学小说

“原来如此……”萨姆兰重新整了整旧帽子,点点头,说声告辞,和卡洛斯离开了安东尼的住所。 “琼斯博士吗?”警官一出门就用车上的电话联系法医,“结果出来了吗?” “啊,我正要告诉你呢。那可怜的小家伙,被人用.35口径的手枪点到肚子,头上还被人猛砸了两锤子,头盖骨裂开了。嗯,真正死因是失血过多,死亡时间是凌晨三点五十二分。萨姆,我个人的看法是,就算以最快速度被送进医院,活过来的希望也很渺茫。据我的推断,他是先被枪击后被钝器砸到,对此我不是很理解,就好像凶手不放心似的,可又不干脆要了他的命。由于经过了医院的处理,我无法说出他受伤的准确时间。很有意思的是,你们之前发现的被面具杀手干掉的四个人也是被.35口径手枪击中,不过都是一枪命中要害,不知道这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当然,弗莱德对子弹进行了检验,他们并不是从相同的枪口中射出的。至于你要我做的血液鉴定,其结果是,早上用于血字的血液也不是来自艾利的尸体……对,我的意思是说,一定有另一具我们还没有发现的尸体!” “可是,琼斯,有没有可能那个人还活着?……嗯,我是说,凶手抽出了足够的血液,却并没有致他于死地。” “你说什么,”琼斯博士哈哈大笑,“萨姆,我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你是这么的幽默!难道我有一天对着你说,‘萨姆,把你的血借我一点,我打算拿它写几个字,噢,萨姆,抱歉,我出错了,你看,这几个字我写得不漂亮。好了,夥计,让我重新来一次,好了,萨姆,就快完事了’等不到那时候你早就变成干尸了。很显然,没有人在失掉那么多血后还能活着,除非他庞大得好像史前巨兽!不过,嗯,萨姆,倒是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血液并不出自哪个活人,而是从医院的血库弄出来的。你得派个人去查查。” 对玛莎住宅的搜查是在去肯德尔慈善医院取证之后的事儿了。当然,医院那边的答复证实了房东安东尼的叙述。 两位警官画花很大的力气仔细地查找遍了原本就不大的二楼,可就是没能发现那个曾经出现过的手枪。玛莎的态度还好,莉莉西雅则大发雷霆,她指责两位警官不人道的做法给她最好的朋友造成了严重人格伤害,声称要起诉他们,反而是玛莎和安东尼先生从旁劝说。对此,警官们选择了最好的方式——沉默。 从邻居考米尔夫妇那里得到的信息与安东尼先生的诉说可谓完全吻合。 听到艾利先生遭遇不幸的消息,考米尔太太还认真地哭了一鼻子呢。两个人也一致认定玛莎决不是可能伤害别人的人。侦查工作陷入困境。 依照莉莉西雅和麦瓦的证言,玛莎女士不但没有作案时间,甚至连将那把手枪偷偷丢弃很远的可能都没有。出自房东和邻居的担保也都显示了她根本不存在谋害未婚夫的动机。那么,死去的艾利、消失的手枪还有那个被称为“史前巨兽”的尸体,到底是否存在某种关联呢? 会不会有人在说谎? 麦瓦老板值得怀疑,莉莉西雅也是,他们都做出了对玛莎最为有利的供词。 安东尼先生和考米尔夫妇看起来很诚实,但是他们就没有作伪证的可能吗?问题是,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他们。 刚才盛怒之下的莉莉西雅甚至主动出示了她在市中心购物后留下来的单据,并大声说要是怀疑她亲爱的玛莎,还不如将她也一起抓起来好了…… 在案件的侦破工作中,人证永远是第一位的,物证则次之。像现在这样人证物证全无,警方又能做些什么? 奇怪的是,直到现在,玛莎仍然自称杀死一个男人,一个自称迪亚特的大学生。她前后几次的叙述毫无差别,实在不像编造。 萨姆兰警官觉得眼前一片迷茫,看不到出口。他决定和卡洛斯一起,按照玛莎口中的线索寻找名叫迪亚特的青年。 附近的大学只有两所,其中之一是工科学院——那里并没有法律系,另一所是波特兰大学。两个人找到法律系本科生秘书已是五点整。这位红发女人查了登记之后,告知并无此人,他们又查问了其他专业,甚至连那个工科学院都去过了,仍然一无所获。 萨姆兰意识到自己绕了圈子,假设玛莎所言不虚(即真的有人试图强暴她,而她把他打死了),又怎么可能会有人在企图强xx别人之前把自己身份都告诉对方——除非他做好了杀人灭口的准备——而这样一个准备充足的罪犯又不会轻易地被杀。 两位警官商议一番,只得又返回安东尼的住所。 “你们又来干什么,不会还要搜查吧!”莉莉西雅一见到二人就怒气冲冲。 “你们好像感情很好啊!”萨姆兰笑着绕开了话题。 “这你就管不着了!” “别这样,莉莉丝。是的,警官,我们很要好。你们是不是还有问题。” “啊,是的,对不起,我想一定影响你们用餐了。的确,诚如这位小姐所说,我们确实没有怀疑您的任何理由和证据。我这次来是有一些问题的。” “有问题,有问题,你们每次来都有无尽的问题!还要我说多少次,像凯瑟琳这样的淑女是绝对不会杀人的。”尽管警官松了口,莉莉西雅依旧得理不饶人。 “很抱歉,但这是我们得工作,凯瑟琳,可以么?”萨姆兰仍然礼貌有加。 玛莎点点头,她的挚友只好坐在一边小声嘟囔。 “是这样,作为艾利的未婚妻,您一定比别人更加了解他。您是否注意到他最近和什么人有矛盾吗?” “不,没有,艾利他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很少和人吵架的。” “您说的是很少,那么还是有的,是和谁?” “有时候会和编辑。” “编辑?” “是的,他写一些文章,也的确发表过。可他毕竟是一个没有名气的年轻作者,所以,并非艾利所有的作品编辑都同意发表,他有时候就会生气。但那都是一年以前的事情了,他有了工作以后,差不多放弃了写作的念头。” “我们可以看看那些著作吗?” “当然可以,一会儿我带你们上楼,都在电脑里。现在您还是请您继续提问吧。” “好的,那么,您看过他的书吗?都是关于什么的?” “看过,我一直是艾利小说的第一读者。他经常写些推理小说。” “推理小说……那么,他是否有和别人通信的习惯。” “不,没有,您为什么会这么问?” “不,没什么大不了的,”萨姆兰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件事,那次的杀手就有和人通信的习惯,“您想不到什么人可能会杀害艾利是吗?” “是的,我不知道。” 大概是想起了平时这间屋子里的欢声笑语,玛莎女士的眼圈红了。安东尼先生叹了口气,至于莉莉西雅,又抱起了仇视的目光。 “啊,凯瑟琳,昨天是你的生日,让我们来祝你生日快乐吧。”萨姆兰突然端起桌上不知道是谁的酒杯,对着玛莎,“来,我敬您一杯吧。” 玛莎愣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莉莉西雅大笑了起来:“警官,你真是太幽默了,你端的是玛莎的酒杯啊。” “啊?哈哈,是吗,是吗?那么,不好意思,玛莎女士,您请,哈哈。” 气氛就这样暂时缓和了,两位警官保证会尽最大努力抓获杀害艾利先生的凶手。 众人喝了一杯酒,卡洛斯将电脑里全部的WORD文件用软盘拷贝好。足足有4兆之多,当然里面也包括下午从安东尼先生那里拿走的已发表的文章。 “对了,刚才忘记了,凯瑟琳,艾利是怎么找到工作的呢?” “哦,那还是莉莉丝的前男友介绍的啊。是一家大化妆品公司的经理助理,实际的工作相当于秘书吧。是吧,莉莉丝?” “那么说莉莉西雅的男朋友相当有能力的啦。” “他确实很能干,不过我们分手了。”莉莉西雅随口回答。 警官们走向汽车,再次向三人致谢。 萨姆兰原本还想说他们没有找到那个迪亚特的事,观察玛莎的反应,但是,话被硬生生地忍下了。一天之内连续两次反常,萨姆兰真的觉得奇怪,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老了吧。 正好在晚上六点半,警车停在麦瓦咖啡馆附近,两个人决定暂时分开。卡洛斯先回警局,综合现有的资料,把杂志上的文章复印出来。萨姆兰有点老花眼,一直盯着电脑屏幕可够戗,软盘里的资料需要打印成文稿。 当警官推开麦瓦咖啡馆大门的时候,老板攥着手中的电话,一脸的错愕。 “警、警官先生,您怎么又来了?” “嗯?麦瓦先生,您好像并不欢迎我啊?”萨姆兰警官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睛。 “不,不,哪儿的话,快请坐。您要威士忌还是……” “咖啡就好,要加奶的。” 警官坐在那个临近玻璃窗的位子,头也不回地说道。

“您是说昨天是玛莎小姐的生日吗?安东尼先生。” “是啊,凑巧得很,艾利先生的生日只比玛莎小姐晚了两天,所以每年这个时候,两个人都是一起过生日的。原本他们想请我也一起吃饭,不过,因为前几天我姐姐的事,一方面我要等医院的消息,又实在没有这个心情,所以就没去,现在想想,如果我能答应他们去找玛莎小姐的话,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萨姆兰理解房东先生的善意,但是,他知道,对于这起命案,安东尼先生的存在并不是什么阻碍。 “那么,”萨姆兰重新整了整旧帽子,“谢谢你的招待,我们告辞了。玛莎小姐回来的话,请她电话我,这是我的号码。如果你想起或是发现什么的话,也请通知我们。” “琼斯博士吗?”警官一出门就用车上的电话联系法医,“结果出来了吗?” “啊,我正要告诉你呢。那个可怜的小家伙,被人用。35口径的手枪点到肚子,头上还被人猛砸了两锤子,头盖骨裂开了。嗯,真正死因是失血过多,死亡时间是凌晨三点五十二分。不过,警官,我个人的看法是,就算以最快速度被送进医院,活过来的希望也很渺茫。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捱过那么久的。据我的推断,是先被枪击后被钝起砸到,我不是很理解,警官你自己看吧,就好像很不放心似的,可又不干脆要了他的命。因为经过医院的处理,我无法说出他受伤的准确时间。还有医生,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你们之前发现的被面具杀手干掉的四个人也是被。35口径手枪击中,不过那都是要害,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有必然的联系。你要我做得血液鉴定,其结果是,早上用于血字的人血也不是来自这个尸体。对,我的意思是说,有一具我们还没有发现的尸体!” “可是,琼斯,有没有可能那个人还活着?” “你说什么,”琼斯博士哈哈大笑,“萨姆,请你不要说这么外行的话好吗?难道我有一天对着你说,‘萨姆,把你的血借我一点,我打算拿它写几个字,噢,萨姆,我写错了,我得重新来一次,好了,萨姆就快完事了’等不到那时候你早就变成干尸了。我的意思很明确,没有人在失掉那么多血后还能活着,除非他庞大得好像史前巨兽!不过,嗯,萨姆,到是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血液并不出自哪个活人,而是从医院的血库弄出来的。你可以派个人去查查。” 对玛莎住宅的搜查是在去肯德尔慈善医院取证之后的事儿了。当然,医院那边的答复证实了房东安东尼的话。 两位警官画了很大的力气仔细地查找遍了原本就不大的二楼,就是没能发现那个曾经出现过的手枪。玛莎小姐的态度还好,莉莉西雅小姐则大发雷霆,她指责两位警官不人道的做法给她最好的朋友造成了严重人格伤害,声称要起诉他们,反而是玛莎和安东尼先生从旁劝说。对此,警官们选择了最好的方式——保持沉默。 从邻居考米尔夫妇那里得到的信息与安东尼先生的诉说可谓完全吻合。听到那个不幸的消息,考米尔太太还认真地哭了一鼻子呢。两个人也一致认定玛莎小姐决不是可能伤害别人的人。侦查工作陷入了困境。 依照莉莉西雅小姐和麦瓦先生的证言,玛莎小姐不旦没有作案时间,甚至连将那把手枪丢弃很远的可能都没有。例外,出自房东和邻居的担保都显示了她根本不存在谋害未婚夫的动机。那么,死去的艾利先生、消失的手枪还有那个被称为“史前巨兽”的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们之间可能存在着某种联系,但是,这个联系,却覆盖了层层迷雾。 会不会有人在说谎?麦瓦先生值得怀疑,莉莉西雅小姐也是,他们几乎都做出了对玛莎最为有利的供词。安东尼先生和肯德尔夫妇看起来很诚实,但是他们就没有作伪证的可能吗?问题是,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他们。刚才盛怒之下的莉莉西雅小姐甚至主动出示了她在市中心购物后留下来的单据,并大声说要是怀疑她亲爱的玛莎,还不如将她也一起抓起来好了…… 在案件的侦破工作中,人证是第一位的,物证次之。像现在这样人证物证全无,还能怎么样呢?奇怪的是,直到现在,玛莎小姐,仍然承认她杀死一个男人,一个自称迪亚特的大学生。这到底有因为什么?她几次的叙述毫无差别,实在不像编造。萨姆兰警官觉得眼前一片迷离,开不到出口。他决定和卡洛斯一起,按照玛莎口中的线索寻找名叫迪亚特的青年。 附近的大学只有两所,其中一所是工科学院,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波特兰大学了。两个人找到宿舍管理员已是五点整。管理员查了登记之后,告知并无此人,他们接连找到了各个系,甚至连那个工科学院都去过了,仍然一无所获。 萨姆兰意识到自己犯了傻,就算玛莎所言不虚,又怎么可能会有人在企图强xx别人之前把自己的学校和真名都告诉对方的吗?除非他做好了杀人灭口的准备,不过,这样的人又怎么会被人杀。 两位警官又返回安东尼的住所。 “你们又来干什么,不会还要搜查吧!”莉莉西雅一件到二人就怒气冲冲。 “你们好像感情很好啊!”萨姆兰笑着绕开了话题。 “真你就管不着了” “别这样,莉莉丝。是的,警官先生,我们经常在一起。你们是不是还有问题。” “啊,是的,对不起,我想一定影响你们就餐了。的确,如这位小姐所说,我们确实没有怀疑您的任何理由和证据。我这次来是有一些问题的。” “早这样不就对了,你们还要我说多少次,像玛莎这样的淑女是绝对不会杀人的。”见警官松了口,莉莉西雅也缓和了一些。 “是这样,作为艾利先生的未婚妻,玛莎小姐,您一定比别人更加了解他。您是否注意到他最近和什么人有矛盾吗?” “不,没有,艾利他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很少和人吵架的。” “您说的是很少,那么还是有的,是和谁?” “有时候会和编辑。” “编辑?” “是的,他有时候会写一些文章,也的确发表过。但是,他是一个没有名气的人,所以,一旦艾利写些小说什么的,编辑就不会发表。他有时候就会生气。但那都是一年以前的事情了,他有了工作以后,放弃了那些念头。” “我们可以看看那些作品吗?” “当然可以,一会儿我带你们上楼,都在电脑里。现在您还是问您的问题吧。” “好的,那么,您看过那些小说吗?都是写些什么的?” “看过,我一直是艾利小说的第一读者。他经常写些推理小说。” “推理小说是吗?请问,他是否有和别人通信的习惯。” “不,没有,您为什么会这么问?” “不,不,没什么。”萨姆兰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件事,那次的那个人就有和人通信的习惯,“您的意思是说,您想不到什么人可能会有杀害艾利先生的动机是吗?” “是的,我,我不知道。”大概是想起了平时这间屋子里的欢声笑语,玛莎小姐的眼圈红了。安东尼先生叹了口气,至于莉莉西雅,又抱起了仇视的目光。 “啊,玛莎小姐,昨天是你的生日,让我们来祝你生日快乐吧。”萨姆兰突然端起转上不知道是谁的酒杯,对着玛莎,“来,我敬您一杯吧。” 玛莎小姐愣了一下,布置如何是好,莉莉西雅大笑了起来:“警官先生,你真是太幽默了,你端的是玛莎的酒杯啊。” “啊?哈哈,是吗,是吗?那么,不好意思,玛莎小姐,您请,哈哈。” 气氛就这样暂时缓和了,两位警官保证会尽最大努力抓获杀害艾利先生的凶手。 大家都喝了一杯酒,卡洛斯将电脑里全部的WORD文件用软盘拷贝好。足足有4兆之多呢,当然里面也包括下午从安东尼先生那里拿走的已发表的文章。 “对了,刚才忘记了,玛莎小姐,艾利先生是怎么找到工作的呢?” “哦,那还是莉莉丝的前男友介绍的啊。是一家大化妆品公司的经理助理,实际的工作相当于秘书吧。是吧,莉莉丝?” “那么说莉莉西雅小姐的男朋友相当有能力的啦。” “哼,别在我面前提起他,就一个公子哥儿,还他妈有毛病,我跟他已经分手了。新的男朋友虽然没什么钱,不过人好就是了。”莉莉西雅一脸不屑。 警官们走向汽车,再次向三人致谢。 萨姆兰还想说他们没有找到那个迪亚特的事,观察玛莎的反应,但是,话被硬生生地忍下了。一天之内连续两次反常,萨姆兰真的觉得奇怪,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老了吧。 正好在六点半,警车停在麦瓦咖啡馆附近,两个人决定暂时分开。卡洛斯先回警局,综合现有的资料,把杂志文章复印出来。萨姆兰有点老花眼,一直盯着电脑屏幕是不行的。所以软盘里的资料也需要打印。 当警官推开麦瓦咖啡馆大门的时候,老板攥着手中的电话,一脸的错愕。 “警、警官先生,您怎么又来了?” “嗯?老板,您好像不欢迎我啊?”萨姆兰警官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睛。 “不,不,哪儿的话,快请坐。您要威士忌还是……” “咖啡啊,咖啡就好,要加奶的!” 警官坐在那个临近玻璃窗的位子,头也不回地说道。

本文由ag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秘密的人

上一篇:地下的人 下一篇:隐衷的人,Anne的痴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