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传奇,江南传竒
分类:关于文学

《资治通鉴》记载:公元581年初,隋文帝完成了统一大业,收缴武器,新造《五珠钱》还命高颖、郑译、杨素、裴政等人修改刑律,轻者教育释放,死罪从宽争取重新做人以训天下。12月令境内之民任听出家为僧,计口拨资,营造寺院佛像,刻印佛经,诏书一出京都倾刻风靡于世,民间佛书,多于《六经》数十倍。由此看来:悟休化缘隋文帝,教化隋文帝宽政爱民,实施佛学教化于民的事是真实的,传说中虽然带着神话色彩,但这篇故事的可信性和感染力都很强,为广大读者解开了始建《常乐寺》的密秘!实实在在地证实了《常乐寺》在当时的显赫和威望。
  隋朝杨广乱政,引起各地农民起义,其中也有大批的官僚军阀,借此机会争夺疆土,称王称帝而霸占一方,使庶民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从隋朝末年的大业14年,(公元605年,)到李渊9年(公元618年)的十多年战乱,《常乐寺》也难逃此大劫!悟休十几年苦苦经营的一点点积蓄也被洗劫一空!寺中的偏殿和禅房有的被匪军焚烧,有的被强行打塌!全寺六百余口僧人,在悟休的率领下临危不惧!以佛法护身,严守杀戒,不与械斗,以身护寺。虽然有几个僧人被叛军杀害,血溅佛台,众僧人还是盘膝而坐,双手捧佛,高声咒念经文,众僧人尽皆岿然不动。威严阵势,显示出皇家寺院的佛法!众叛匪徒尽怕佛主的惩罚恐惧而逃。寺院的灵气和佛法抵住了这场浩劫,虽然保住了寺院,然而百余岁的悟休,已经是力不从心了。他决定选拔佛学渊博,德才兼备的大徒弟——善思主持常乐寺,自已闭关参禅。
  善思领任主持后,他以超凡的佛法和聪颖的才智领众僧渡过战乱之年,终于迎来了贞观之治。
  贞观六年的夏天,五月初十日(公元687年)善思在禅堂做完功课,走出禅堂,小沙陀迎面跑来说道:“师父,一位将军和几位官爷,说有要事见师老爷,此刻在客疔里等候。”
  善思惊诧地问小沙陀道:“阿弥陀佛!是哪位将军和官员,有何事要见师父!”
  小沙陀回答道:“弟子不认识是那位将军和官爷,也不曾问过何事要见师老爷!。”
  善思忙同小沙陀去到客厅,只见一位仪表威严,面目慈善的将军和几个随行官员在厅内等候,忙捧佛道:“施主久等了,阿弥陀佛。”
  将军抬眼一看:“哦!大师,莫非就是方丈善思?”
  善思捧佛道:“正是贫僧!”
  将军还未开口,身边的一位官员就说道:“成都都督高世廉,高大人奉圣命前来诏悟休大师进京设坛讲经说法,为何指派你这个徒儿出迎将军接旨,汝!可知罪否?”
  善思正要伏地请罪,只听高大人说:“不要胡言!善思接旨!”
  善思忙跪地捧佛,见高大人双手展开黄绢开口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听相国寺之言,悟休乃我朝唯一高僧,曾教化于杨坚,悟道而安天下,于国、于家、于庶民、于佛界有口皆碑,其功不可没!今御弟三藏西天取经未归,相国寺之佛坛,天下数万高僧竟无一僧敢登,寡人临朝,闻群臣异口同奏,能登相国寺经坛,教化于民而普渡众生,超渡为国捐躯之亡灵者,唯有大师悟休也。朕,固命汝即日起程进京登坛讲经,不得有误!钦此!大唐贞观六年,盛夏。”
  善思捧佛拜完圣旨,谢过皇恩后,又向高大人谢罪秉告,尊师已是一百一十九岁,年高体衰不能出户!现已闭关参禅了。
  高大人定要面见高僧,传万岁旨意,方能回朝复命。善思只好领着高大人去叩关拜见师尊。二人绕过宝殿佛堂,穿过花荫曲径,踏着砖头瓦砾继续向断垣残壁后走去。一路上高大人目睹遍地瓦砾,心中纳闷地问善思道:“此地为何一遍瓦砾,如此荒凉?”
  善思捧佛道:“阿弥陀佛,八年前巴陵校尉鄱阳董景珍叛隋称帝,引起川贼匪首沈柳生作乱时所毁!”
  “哦!”高大人感叹道:“皇家禅院遭到如此毁灭,如今大唐江山已定,岂能不修复我皇家禅院!”
  善思捧佛道:“阿弥陀佛,大人之言,功德无量!善哉!善哉!”
  二人来到柏树林中的石屋门前,善思推开石门:“师傅,高大人捧旨来召师尊,进相国寺说法讲经。”善思连呼三遍,师傅一点回音都没有,还是纹丝不动,仍然盘脚捧佛端坐。善思走到师傅身边,只见一圈闪闪的佛光从师傅头顶上冉冉升起,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跪拜在地上:“师父,师父,你就这样圆寂了!”失声痛哭起来!
  高大人走到悟休身边,用手试探一下大师的呼吸,果然气绝身亡了,他顿感茫然地四面张望,小小的一间石屋,除了一尊佛祖石像和香炉外别无它物。连一张木床,一套绵被都没有!心中暗暗想道:“百余岁的高僧就是这样艰苦卓绝地参禅么?唉!太超凡脱俗了!”想着想着,不由地悲从中来,眼里沁出了盈盈的泪花。他抹去脸上的泪水,忽见佛案上一张纸条,拿起一看,上写道:“大人来凤山,老衲去西天。庙破无颜见,荒凉愧不堪。道法本无我,无我法自宽,明君心似镜,语出天下安!”高大人读完签语不尽解其中之意,便问善思道:“此签可是悟休大师笔墨?”
  善思捧佛道:“阿弥陀佛,正是尊师墨迹。”
  “哦!大师预知我来,何必早就不辞而去!难道我与大师无缘嘛!”高大人既悲痛又失望,他悲伤一会又转身问善思道:“这签中之言令人费解,还请方丈明教!”
  善思捧佛道:“阿弥陀佛!仙师所留之签语,字字皆含佛法禅机,贫僧不敢擅解,善哉!善哉!”
  高大人收藏了签语和善思走出石屋,便辞行要回朝复命。善思送高大人至山门外捧佛拜别。高大人挽住追风快马对善思说道:“《常乐寺》被叛匪捣毁,对佛与众僧人造成很大灾害,实实令人心疼!都督府还存修复都江堰剩余的五百两皇银,方丈速派人取回暂作维修禅院之资,待下官回朝奏明万岁,再拨皇银重新修建寺院如何?”
  善思捧佛跪拜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阿弥陀佛!大人功德无量!善哉!善哉!阿弥陀佛!”
  高大人一挥长鞭,一阵马蹄声,几匹马消失在滚滚的烟尘中。
  善思按师傅生前遗训火葬了师尊,开塔时一道灵光射出炉口,善思仔细一看,洁白的头顶骨下有三颗发光的舍利子,忙捧佛再拜道:“阿弥陀佛!师父!师父!”双手捧起舍利子,一边走一边呼唤,师父!师父!。众僧人捧起悟休大师的骨灰坛,口中不断地念道:“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来佛!”跟着善思一步步走进禅堂,舍利子发出的闪光照亮了一路殿堂。从此《常乐寺》保存三颗镇寺之宝——舍利子。
  贞观六年十月十九日早朝,太宗皇帝听完奏章,颁发几道口谕后正要退朝,一位公公慌忙登上金殿奏道:“成都都督高世廉回朝复旨,在宫门外候旨见驾。”
  李世民一听龙颜大悦:“快宣他进殿!”
  高世廉三呼九叩毕,欲跪呈奏折!太宗忙扬手道:“爱卿平身,一旁站着与寡人慢慢地奏来。”
  高大人谢过皇恩,奏明都江堰已经修复,川西平原旱涝收,人民安居乐业。
  李世民迫不急待地问道:“知道了!知道了!朕要你说,悟休是否进京?何日才能面见寡人?”
  高大人忙跪奏道:“大师一百一十九岁,已……已经圆……圆寂了!”
  李世民大惊道:“哦!仙逝了!”跌坐在龙椅上,久久没有说话。
  众臣齐声高呼:“万岁!万岁!万岁苏醒!”
  李世民从悲痛中醒转来,双眼闪着盈盈的泪花哀声说道:“大师你何故辞朕而去,难道寡人与你一点缘分都没有!”
  高大人忙出班呈上悟休大师留下的签语:“大师生前与万岁留有诗句。”
  “哦,呈来,寡人看看!”从龙椅上站起身来,接过公公呈递来的签语,仔细看了两遍,紧皱的龙眉悄然舒展,展示出龙颜大悦,虽然心有灵犀又不愿明言,想了一下计上心来,命当朝公公把签语全文念与文武百官听,公公念完签语,李世民问群臣道:“众爱卿,对高僧的签语有何见解、评论,但说无罪。”
  众位大臣面面相觑,无人敢于评论。
  李世民问高世廉道:“高爱卿,你从大师身边拾得签语,并目睹了《常乐寺》的真情实景,心中定有评论!”
  高大人忙跪奏道:“臣虽然身临皇家寺院的荒芜,也目睹了大师坚苦的生活环境,心中深为悲痛和愤慨,但愚臣不解大师玄机难测的签语,臣不敢妄言,万岁英明,听万岁赐教!”
  李世民目视众臣后问魏征道:“魏卿家,你料事如神,对此签语定有高见?”
  魏征一听君言,便知君意,心中一想如若言明定失君意,若是不言君失于威,只好借签中之语以示于君,忙出班奏道:“微臣听力锐减,恍惚中上文全未听明,只有最后两句‘明君心似镜,一语定平安!’听得明明白白,心中一遍祥和。”
  李世民听了哈哈笑道:“好个聪颖过人的魏征,把大师的玄机又抛还给寡人,好吧!寡人就与众卿家共解禅机!”双手甩开袍袖,走下龙庭,在朝堂上列队的文武群臣中走来走去地说:“悟休大师是当朝的活佛,不但佛学渊博道法高超,而且还预知寡人的心意和高爱卿的行动,这不是活佛、神仙是什么?从秦汉至大唐贞观有几个如此神明的高僧,只有一个,他就是悟休!可惜他抱愧而终,为什么抱愧,且看签中之语:‘庙破无颜见,荒凉愧不堪!’这两句虽是过谦之言,但感情真实,且含透心彻骨之痛!高爱卿,你可知大师生前的生活怎样?庙中近况如何?”
  高大人奏明大师和寺院的一切近况后感叹道:“微臣和方丈善思,踏着瓦砾去漏室,一路上满目皆是断壁残垣,实实令人阵阵心寒,悟休大师参禅打坐的石屋中,更是阴暗潮湿,除了佛案上一尊佛像外别无它物,连床、被都没有。万岁!悟休大师生活在如此坚苦的漏室中,还能清心地念经,问道,我见到他银须白发的遗体,我难忍地流下了痛心的眼泪!”
  “哦!如此清苦的神僧,寡人为何没能早日知之,朕之过也!”李世民痛心疾首地摇着头,悲痛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他才哽咽地说:“大师,一百一十九个年头,你都熬过来了,为什么不再多熬一月、两月,让寡人亲睹一眼,听高僧指点一语,天下苍生能早得安慰么?”李世民用袍袖抹去几点泪花念道:“道法本无我,无我道自宽!这两句!无须破解,这是朕的朝纲,寡人的政令,众卿家你们听着……”李世民快步登上龙庭,端坐在龙椅上正色道:“从今日起,无论何官何职,只要是朝庭命官,一律皆要为民之需而动,为民之苦而言,为民者独不能言我,言我者罪也!为民而不言我者,大唐之道成矣!”
  群臣叩头道:“吾皇英明,天之子也,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世民扬手道:“众爱卿平身!传朕口谕:命高世廉押送三千两皇银去川西凤栖山,重修《常乐寺》更换佛像金身,两年必须完工回朝复旨。”
  高世廉押送三千两皇银,不日来到《凤栖山》,选拔一批能工巧匠历时一年多,一座雄伟的古刹又拔地而起。庙宇内外新修的林园碑亭、水榭台阁与大雄宝殿交辉相映,其规模之宏伟,建造之精妙,环境之幽雅和灵气真是无与伦比!

四川,蜀州境内的北部,山岭纵横绵延万里,犬牙交锉的群山中,一座尤为奇丽多姿的山峰,在晴空下显得格外的壮丽,但他每日都是云遮雾绕,无人识得他的真面目!就是在山中常住的人,祖祖辈辈都不曾一览真容!这天,隋朝,开皇8年,约公元589年盛夏的一天。一位云游僧人,远远望见独秀晴空下的山峰,雾纱从茂密的古松林中冉冉升起,与远岫中飘来的云丝相裹,织成一张色彩缤纷的面纱把山峰笼罩,僧人灵气亨通,身心突然一振,双手捧佛拜倒在地上:“灵山胜境,贫僧再拜!”拜别,手捻佛珠向高峰攀登。其时天气炎热,烈日把大地烤得发烫,僧人一步一滴汗地登上山顶,选块岩石坐在古柏下,张开嘴喘着气,他约有三十余岁,浓眉慈颜好一樽佛像。他法号名叫悟休,人称大师,是一位佛学渊博的得道高僧。他睁眼一观,但只见云峦叠翠,飞流千尺,山花开遍林间和岩壁,霭雾从岩隙中和锦锈花团中飘来,带着独特的馨香扑人鼻窍。悟休静心地在古松下参禅打坐。恍惚间似乎在梦中惊醒,见一朵彩云冉冉飘来,在林中缓缓落下,观音菩萨手执拂尘走下莲台,向悟休走去,举起拂尘扫在悟休头上轻声呼道:“悟休……”
  悟休纳头拜倒在地:“弟子拜见菩萨。”
  菩萨开口说道:“此地匪恶横行,为富不仁,失去佛经教化,致使众生堕入苦海,罪孽尤为深重!你身在佛门,以普渡众生为宗旨,应当尽力完此重任!”
  悟休拜倒道:“弟子观此地灵光神影,定是佛门圣地,正好新修一座禅院,教化众生。”
  菩萨收了拂尘说:“我佛正有此意。”
  悟休叹道:“此地虽是灵山圣水而百姓贫穷!修一座禅院耗资之多,怕弟子一时难于凑齐!”
  菩萨笑道:“这有何难!当今皇上隋文帝,是一位佛门居士抚养成人,与佛有不解之缘,但他忘了佛经教化,只沉醉于开疆劈地,横行天下至使生灵涂炭!你正好去教化于他,以佛谕人,善行天下,何愁建院之资。”
  悟休茅塞顿开地拜道:“弟子敬遵佛旨!”
  菩萨又道:“明年正月十五日,隋文帝将设坛于泰山之巅,聚群臣亲临祀天,你不可错此良机,去吧!”
  悟休再拜道:“弟子遵命!”
  一阵香风吹过,悟休抬头一看,见菩萨踏着莲花彩云升上蓝天飘然而去……
  悟休醒来,见身边的木鱼不翼而飞,平地上多了一座陡峭的山峰,形如僧人手中的木鱼,悟休在心中暗暗想道:“难道这山岭是天外飞来的,不可能吧?未必就是木鱼所化!”他想到这里,茂密的山林中突然传来节奏均匀的木鱼声,这才使他恍然大悟道:“哦!就叫木鱼岭吧!”从此这山岭上早晚都能听到敲木鱼的清脆声,仿佛还有人在念经。这时只听到一阵似如仙乐奏鸣,又似乎像仙鸟啼唱的声音从空中飘来,悟休循声找去,但只见霞光普照,光彩中有一对凤凰蟠旋飞舞,那清脆悦耳的歌声就是凤凰栖恋的呼声,那霞光就是从凤凰头尾的金色羽毛上发出的闪光。悟休忙跪拜道:“真乃灵山圣岭,正是我佛设坛之地,弟子一定完成佛旨,教化众生,以渡苦海,阿弥陀佛!”
  凤凰每晚栖息林中,相互交胫而眠,白天在林中展翅歌舞,方园数十里的村民都来观看。这凤凰不但没有惊飞,而且歌声和舞姿更加优美动听,那羽毛颤抖而发出的彩光更是缤纷十色,霞光万道。村民们见这对神鸟这么吉祥如意,顿生敬仰之心,纷纷燃香点烛跪拜神鸟。悟休捧佛道:“众位施主,天有好生之德,佛有普渡众生之意,此神鸟就是菩萨派来拯救众生的吉祥使者,望大家帮助老衲设坛,讲经说法教化那些为恶者从善,化解尘缘冤孽,愿那些受苦者,渡过苦海早登彼岸。”这苍松翠柏复盖的山岭,从此而得名:《凤栖山》。凤凰不宿无宝入之地,凤凰来此山中依恋不去,此山定有宝藏,因此人们都感十分荣幸地自称为《凤栖山》人。悟休在大家的帮助下,架木为棚,筑土成坛,并在坛上塑起达摩金身,观音佛像,每日焚香击鼓朝拜菩萨,拜完菩萨席地而坐,捧佛与众施主讲经说法。
  转眼到了开皇九年春,悟休拜完菩萨对众施主说道:“吾皇设坛于泰山之上,亲临祭天,菩萨叫我不失良机,去向皇帝化缘修庙,老衲准备明日登程去泰山,望众施主守好庙基,阿弥陀佛。”
  众香客既高兴又怀疑:“能化到皇银修庙,真了不得!”
  次日黎明,众香客焚香拜完天地,手捧香、头顶烛,送悟休大师起程去泰山叩见皇帝。送行的人们越来越多,那闪烁的烛光照亮了凤栖山,那袅袅飘逸的香烟冉冉飞飘数里之外!
  公元590年,开皇九年正月十五日,隋文帝领群臣驾出行宫,驱车向泰山进发。一路上钟鼓齐鸣,管弦同奏,彩幡飞舞,旌旗蔽日,长达十余里的护驾臣僚,列队直达泰山之巅。隋文帝扬鞭策马直奔泰山顶上,立马抬头一望,两目皆空!但只见:红日从脚下升起,彩云也从脚下飞过,顿时胸怀拓开仿佛天下的灵气尽收入心中,他突然哈哈大笑道:“万物之高者,唯泰山也!四海之天下者,乃寡人之所有也,谁敢于我乎!”
  话音将落,天坛后走出一位高僧,捧佛道:“吾皇之言差以!”保驾元帅杨素拔剑在手,历声吼道:“何方妖孽,胆敢口吐狂言!给我拿下!”众卫士一涌而上,捉住高僧--悟休。
  护卫把双刀架在悟休的脖子上,他仍然双手捧佛口念慈悲,二目莹莹,彩霞满面,全无凶恶之气。
  杨素大声吼道:“推下去斩了!”
  悟休捧佛道:“善哉!善哉!”
  隋文帝听到叼责之声,转过身去只见卫队中推出一位僧人,面有不悦之色,杨素忙奏道:“不知何方秃头,胆敢挡驾!万岁勿惊!”
  悟休佛眼微睁道:“贫僧是特向万岁献宝来的,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阿弥陀佛!”说完席地盘脚而坐。
  隋文帝见这位僧人,慈眉善目全无凶杀之气,胸中的疑惑顿然冰释了,龙眉一弹开颜道:“你双手空空未带一物,何言献宝?”
  杨素道:“分明胸怀不轨,斩了!”
  悟休捧佛道:“贫僧来不带雨,去不携云,空空而来,空空而去,空空者天地之道也,能得此道者,得天地也!”
  隋文帝听了笑道:“寡人正是想要天地,但不识玄机,还请大师明言。”
  悟休捧佛道:“阿弥陀佛,四海三川不觉为贵,黄金白银尽皆身外之物,执掌万物之灵者人也,人之贵在于赤诚之心,得人心者得天下,贫僧是送赤诚之心来的!”
  隋文帝哈哈笑道:“高僧之言正是寡人之心事也,哈哈……”双手扶起悟休:“来,来,我们同登天坛,一同祭祀!”一边说一边和悟休登上天坛:“寡人今日祭天正为一个心字,还请大师指导!”
  悟休与隋文帝登上天坛三呼九叩拜完天地,佛手平空一指道:“万岁请看!”
  隋文帝顺着佛指向天空一望,只见霞彩万道,霞光中一对凤凰展翅飞来,在空中绕坛三圈,立在旗杆上振翅高歌,那歌声,那神彩使群臣不断高呼!:“苍天赐祥,有凤来朝,吾皇万岁!苍天赐祥,有凤来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隋文帝无比兴奋地摇手道:“有凤来仪,天赐我也。”无比兴奋地挽住悟休的手,在一遍欢呼声中走下天坛。
  悟休捧佛道:“阿弥陀佛!万岁是当今圣明天子,我佛特遣凤凰来朝也!”
  隋文帝笑道:“高僧言之有理。”
  悟休伴随圣驾回到仁寿宫,在空闲时与隋文帝讲经说法,时过两月万岁终于受到佛经教化,于四月初,下令收缴天下所有武器,停止一切战争,释放一切皇家罪犯,让天下分离的夫妻破镜重圆,让孤苦零丁的孤儿父子团聚,家家享到天伦之乐。
  隋文帝对悟休的才德非常敬重。一日隋文帝早朝归来,在仁寿宫中批阅奏折,忽有公公来奏,悟休有要事求见。隋文帝宣悟休进见,并起身到宫门迎接。悟休步入宫门,隋文帝屈身一躬道:“大师请!”
  悟休捧佛拜道:“阿弥陀佛!万岁请!”
  隋文帝挽住悟休的手:“君臣同行,天下归依。”
  悟休再拜道:“万岁宏福,阿弥陀佛!”
  隋文帝与悟休分君臣坐下,万岁笑道:“寡人今日早朝,臣僚们引进了夷、蒙、藏等诸侯派遣来朝的使臣,他们一个个要求议和进贡,寡人全都准奏……”
  悟休捧佛道:“万岁功德无量,善哉!善哉!”
  隋文帝站起身来说:“朕能得到天下之人心者大师之功也,寡人封你为国师,时时听你讲经说法。”
  悟休捧佛道:“阿弥陀佛!贫僧只为民心来,还为民心去,不要红尘福,必回佛天地。阿弥陀佛,贫僧是特来向万岁辞行的!请万岁务必恩准,阿弥陀佛!”
  隋文帝再三挽留也难于留住大师,只好问道:“大师仙居何处云山,佛第何名,寡人择日前去上香拜佛。”
  悟休捧佛道:“云游西川地,松柏伴幽居,我佛在天外,凤凰随我栖,阿弥陀佛!”隋文帝大惊道:“哦!大师之言,令寡人愧疚不安!枉与大师相处百日,还不了解大师,朕之过也!如此高僧怎能没有设坛之禅院,如何能安民心而定天下!”抚着长须沉思一会:“寡人决定下旨,命蜀王世康,押送皇银三千两,亲自督造禅院,塑造佛像金身如何?”
  悟休捧佛叩拜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万岁心诚我佛之意!不贪疆土,罢战休兵,施善于民,功德无量,善哉!善哉,只是那新修的禅院,还须御口赐名!”
  隋文帝随口笑道:“江山一统,天下太平,百姓常乐,常乐……哦,就叫‘常乐寺’”
  立即叫宫女取来文房四宝展开锦锻,御笔一挥,写了“常乐寺”三个大字赐与悟休。
  悟休拜别隋文帝飘然而去……
  悟休回到凤栖山,受到各地香客欢迎。悟休把万岁颁旨新造常乐寺说给大家听,并拿出御笔亲书让众香客一饱眼福,众览御匾激动不已,众口同呼:“万岁,万万岁!我佛慈悲!”呼声振天动地,传至十里之外。不久蜀王王世康不仅押送三千两白银还带来众多能工巧匠,历时五年之久一座宏伟的皇家寺院,屹立在凤栖山上。         

本文由ag官方网站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南传奇,江南传竒

上一篇:报应二十六,古典文学之搜神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