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参加革命,不麻醉截九个脚趾_军事历史_好文
分类:古典文学

1949年7月,武汉,天气灼热,骄阳似火。

解放前夕,湘西匪患尤烈。国民党反动派妄图利用湘鄂川黔边缘区的地理条件,在湘西建立反共根据地。1949年4~8月,国民党政府三次收编各类武装49.000余人,长短枪36.700余支,封官晋级,暂时统一了湘西武装,企图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对抗。

原湖南省军区付司令员、时任第四野战军独立第八师副师长陈炎清将军在南下进军途中,忽然接到华中军区电令召见,野司首长向他宣读成立湖南湘西永顺军分区和任命他为军分区司令员的命令,并向他传达了党中央的指示:“‘湘西事变’以来,匪乱四起,湘西老区人民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必须以解民于倒悬的高度责任感,尽快筹组军事班子,随同大军进驻,组建地方武装,清匪反霸,恢复生产,支援前线”。将军军前受命,率领49名干部,昼夜兼程,向湘西挺进。

图片 1

1949年8月湖南和平解放,10月16日大军解放大庸,陈炎清将军一行当日午夜就进驻县城展开工作,他是早进入湘西地区的领导同志之一。

1949年9月21日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八军一一二师三三六团,攻占泸溪县城。此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奉命进驻湘西,其一三九师、一四一师和一四〇师之四一八团,完成对大庸的包围,歼灭国民党一二二军。10月19日,永顺解放;23日,古丈解放(因进占部队调离,1950年由四二二团、四一六团等部再次进占解放)。11月5日,第二野战军一〇三团一部和平进驻乾城(吉首)县城。11月6日,第二野战军一〇六团一部进占永绥(花垣)县城,后一四一师进驻接管。11月7日,通过原永顺专员聂鹏升与解放军接头,保靖县和平解放,一四一师进驻接管。11月7日,凤凰县通电起义,和平解放。龙山县于11月11日由第二野战军十一军侦察营进驻解放。

陈炎清将军1929年参加革命。大革命时期,他屡立战功,是红十五军团“模范红八连” 的“模范指导员” ; 八年抗战,他一直坚持在敌后战场,与日冦展开了殊死的斗争,他参加过反扫荡作战和百团大战,他是八路军团长;解放战争时期,他参加过辽沈、平津战役,是四野独立八师副师长。他身经百战,九次负伤,是一位功勋卓着、真正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将军。

1949年10月底,47军配合二野入川作战。古丈县仍沦入张平统治之下。农村大部分为国民党残余势力所占据。此时,反共老手周燮卿在永绥成立“中国人民救国军川黔湘鄂边区游击队”,瞿波平、师兴周、陈士、杨树成等又打起“湘鄂川反共救国军”的旗帜。保靖县徐雅南成立“湘鄂川黔反共救国军”。永顺县曹振亚、曹子西,泸溪县徐汉章,古丈县张平等,大肆造谣破坏,收罗枪支,派款派捐、张贴布告,目标对准新生人民政权。一时股匪增至3万人枪。这段时间,股匪极为嚣张,个别县准备围攻县城,多处发生攻打区政府,杀害工作干部和群众积极分子,甚至袭击解放军小部队。

将军又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1938年元月,日寇二千多人进犯河北平山县红子店,他奉命中途伏击,与鬼子展开激战,“打得鬼子鬼哭狼嚎,尸横遍野”,粉碎了敌人的猖狂进攻,他自己也身负重伤,晕倒在战场。冀中平原,数九寒天,天空还飘着雪花,将军脚趾血管组织全被冰冻坏死,是白求恩大夫亲自为他动的手术,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条件下,被截去九个脚趾。将军紧咬毛巾,一声不吭,忍着巨大的疼痛,豆大汗珠不停地从额头沁出。白求恩大夫敬佩地向他竖起拇指:“从西班牙内战到现在,你是我见到过的坚强的tough guy!你右肩胛一颗子弹因条件有限没法取出,但不妨事,三十年后它会移位,到时再取不迟。”果然三十三年后,1971年这颗子弹从肩胛移位至后背,在湖南军区163医院才被取出。

图片 2

将军在湘西工作了五年,他以伤残之躯走遍了湘西的山山岭岭,为湘西剿匪建政、发展地方武装、捍卫新生的人民政权、保卫农村民主改革,又建立了新的功勋。1954年将军离开湘西,但在他的身后却留下了一串串的故事,各族群众口碑相传,至今仍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传为佳话。

在主力入川未归之时,永顺军分区机构不健全,下属又无建制武装,在众股匪气焰嚣张之下,军分区司令员陈炎清带领司、政、后机关人员,组织入川部队留守人员、休养人员和二野掉队人员,临时组成班、排、连建制,配备武器,先后对大庸、永顺、桑植等县几支嚣张的股匪进行袭击,使土匪不敢贸然行动。

“唱空城计”

图片 3

陈司令员一行初进大庸县城时,主力部队已继续西进,追歼宋希濂兵团。当时县城只有少数军事人员和地方工作队共一百五十余人,而城外县域内尚有以军统特务金亦吾、胡绍雄为首的“反共救国军”两千余人枪,以张晋武、汤子纯为首的“湘西人民自卫军”一千二百余人枪,以及土匪、土着武装等共三千多人枪。城内兵力空虚,一些反动武装扬言攻打县城,一时谣言四起,人心惶惶,商埠关门,形势十分严峻。司令员沉着镇定,临危不惧,他命令作战参谋走遍县城大街小巷,步测绘出500:1的县城平面地形图,在研究城防军事会议上,他风趣地说:“咱们给他唱一出‘空城计’吧!”果不然,他成竹在胸,三招破敌。

一四一师兼永顺军分区,辖永顺、大庸、桑植、龙山、保靖、古丈六县;一三九师兼沅陵军分区,辖沅陵、辰溪、溆浦、麻阳、泸溪、乾城、凤凰、永绥八县。二师完成入川作战任务后,于1950年1月陆续返湘,大军未经休整,即投入剿匪斗争。

头一招,遍布疑兵,迷惑敌人。让仅有不到一个连的兵力在城区穿梭出进,黎明前从正街步行出北门,绕道西门较场穿邢家巷回到驻地。稍事休息,又经大街出东门经天主堂、观音桥、沿河街进入县城。同时不失时机地利用二野大军过境声威,在城区民宅号房,造成大部队随时兵临的高压态势,让敌人摸不清虚实;第二招,选准敌薄弱环节,重点出击,打击敌人嚣张气焰。由保卫科长何玉良、干事张顺田组织两个排的兵力连夜奔袭,一举歼灭盘踞在大庸慈利两县交界的许家坊惯匪许子仪、许锡吾。生擒“二许”,遣散匪众,缴获各种枪支一百余支。当“二许”和五个小匪首扛着成捆的枪支狼狈地被押解县城时,沿途群众争相观看,无不拍手称快。如此虚虚实实,使得反动武装始终不敢蠢动;第三招,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陈司令员以永顺军分区司令部和他个人的名义给“自卫军”张晋武、汤子纯写信,邀请他们进城谈判,缴械投诚,归顺人民。参加谈判的还有当时永顺地工委和大庸县委的领导同志,陈司令员首先向他们宣传全国政治形势和我党、我军政策,晓以利害,指明出路,终于争取“自卫军”放下武器,上交枪支一千二百余支。在张、汤带头缴枪的影响下,“反共救国军”各支队也纷纷交枪,土崩瓦解。至1950年2月,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解放重庆回师大庸时,已收缴各种枪支三千余支。迅速恢复了社会秩序,打开了工作局面。

这次春季进剿,共歼降土匪1万多人,消灭了几股较大的土匪,解放了湘西的广大地区,初步打开了湘西的局面。1950年4月4日,湘西军区召开了剿匪工作会议,确定暂时放弃边缘区,相对集中兵力,对中心区的土匪实行“划分区域,重点进剿”。确定了相对地集中兵力对以大庸、永顺、保靖以南、会同、黔阳以北、风凰、麻阳以东等中心区进行重点进剿的任务。

将军以过人的胆识和卓越的军事才能,在湘西剿匪史上,导演了一出无比精彩的现代版“空城计”。

从4月上旬起,139师和湘西军区直属队,在泸溪、凤凰、辰溪、上麻阳等地也进行了重点包干清剿,基本消灭了当地土匪,取得巨大胜利。

“送土匪上西天”

这次从4月到7月的湘西中心区重点进剿,共消灭土匪15000多人,击毙大匪首陈通焕;生俘暂一军军长陈子贤、师长陈策勋、副师长杨西新、杨作治;击溃李兰初、曹子西、刘和卿、杨树成、徐雅南、杨云飞等股匪。中心区的股匪基本消灭,散匪大都插枪隐蔽。同时,帮助驻地政府发起群众“减租、反霸”,展开反窝匪妥协,建立农会和民兵组织,使中心得到了巩固。

1950年3月,大庸县工作局面铺开后,桑植县人民政府也在军分区办事处协助下同时成立。陈司令员率领机关人员和两个排的兵力与永顺地区党政工作队绕道桑植进驻永顺。

经过这次重点进剿后,湘西出现了三种不同形势的地区;一是中心区,如古丈、沅陵,这种地区股匪已经消灭,各级政权开始建立,但还有一部分潜匪和大批散枪。农村的封建势力还未彻底打倒。二是夹生区,湘西的大部分地区属于这种地区,表面无股匪活动,但潜藏的土匪势力很大;三是边缘区,如凤凰、乾城、麻阳、靖县、龙山、桑植以北地区,这种地区完全由大股土匪盘踞着。鉴于这种形势,7月下旬,湘西行署和湘西军区召开了首次专县联席会议,提出了“剿匪重于整训,先清剿后整训”的方针,决定暂时放弃边缘区,把剿匪重点放在中心区和夹生区。根据情况调整了兵力部署,中心区以武装工作队为主结合发动群众搜剿,要求达到捉净匪首,收尽匪枪的目的;夹生区重点使用兵力,进行包干驻剿。

部队行军至桑植利福塔,忽然山林间一阵密集的枪声朝向部队开火,从枪声判断,土匪大约有不到二百人枪。陈司令员就像当年在红八连一样,他亲自指挥,命令一个排从侧翼隐蔽前进,抄敌人的后路。其余迅速散开,占据有利地形,准备战斗。地方工作队同志后退隐蔽。他命令作战参谋:“陈化东,架炮!”随着一声尖锐的呼啸,两发迫击炮弹在匪群中开花,炸得匪徒哭爹喊娘,枪声登时沉寂下来。不久枪声又起,土匪还在顽抗。司令员大怒,他操起浓重的湖北口音,大声嚷道:“陈化东,再打,把这帮龟儿子送上西天!”又是两发炮弹落地,土匪开始惊慌骚动,部队从正侧两面发起冲锋,匪徒们吓得抱头逃窜。清点战场,土匪丢下二十多具尸体,二十七支步枪,还有从群众中枪来衣物、粮食、食盐,树干上还栓着一头抢来的耕牛。陈司令员高兴地说:“这是送给地区党政军机关进驻永顺的奠基礼!”

图片 4

从8月初到10月上旬,经过3个多月的艰苦奋战,共歼土匪近万名,大匪首张平、张玉琳、徐汉章等都先后被处决,使夹生区得到了巩固,基本完成了减租斗争,整顿和健全了农会组织。

从1950年10月开始,按照部署,湖南军区调集47军(包括湘西军区)、46军的136师和地方武装共4万多人,在驻湖北、四川、贵州等省部队协同下,对湘西地区的土匪进行会剿。解放军组成南、北两个进剿指挥部,分别由47军军长兼湘西军区司令员曹里怀、副司令员刘贤权担任指挥。至1951年2月47军赴朝参战时为止,共歼匪92081人,基本肃清了湘西的匪患。

图片 5

据位于沅陵县的湘西剿匪胜利纪念馆资料记载,1949年到1951年,湘西的沅陵、会同、永顺3个专区,共关押土匪3万余人进行教育改造,其中在镇反运动中2万余人被处决,剩下“罪行轻、表现好”的近1万人随47军赴朝作战。

图片 6

几十年后,曹里怀在《湘西剿匪史稿》定稿座谈会上曾动情地说:“湘西土匪大多是贫苦农民,是被旧社会逼上梁山的。你们想象不到他们在朝鲜打仗有多勇敢,他们打出了国威。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战死了,很壮烈,我常在梦中念着他们……”

图片 7

曹里怀

湘西行署和湘西军区在四十七军调走后,组织各分区的独立团、县大队和民兵,继续清剿流窜各地的一些散匪,同时领导和发动群众建立各级政权,减租反霸,进行土地改革,发展工农业生产。

父亲在艰苦卓绝,复杂严峻的对敌斗争中锻炼了革命意志,增强了实战经验,迅速成长为革命骨干。四十七军调离湘西后,父亲作为有知识文化和斗争经验的新生力量,被组织安排到凤凰县政府工作,投入到新的革命征程中。父亲,就这样留在了湘西,从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青年到淡泊名利,有容乃大的暮年,一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为党工作,直到一九八四年离休。

到一九五一年底,湘西潜藏各地的匪特基本肃清,湘西的局势完全稳定下来了,湘西人民从政治上、经济上获得了彻底翻身,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从此,勤劳勇敢的湘西人民开始用自己的双手建设社会主义的新湘西。

图片 8

吉首

图片 9

吉首新城

本文由ag官方网站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父亲参加革命,不麻醉截九个脚趾_军事历史_好文

上一篇:古典文学之水浒传,第四十九回 下一篇:中朝戏剧文化的历史长卷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